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芳草

欢迎五湖四海的朋友们来到我的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们曾经年轻(八)  

2011-12-22 19:00:35|  分类: 知青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有一段话大家都不陌生,那就是苏联英雄保尔.柯察金的名言:人最宝贵的是生命。生命对于人只有一次。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:当回忆往事的时候,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,在临死的时候,他能够说,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了世界最壮丽的事业——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。

 

1975年6月到建边农场,因为我们年轻,也没有愿意不愿意一说,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;因为我们年轻,自以为天生我才必有用;因为我们年轻,非常欣赏当时的口号: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;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;因为我们年轻,到建边农场去可以养活自己,通过自己的努力,或许可以改变自己的人生。

 

因为我们年轻,当新建的建边农场一个又一个大会战向我们湧来的时候,我没有后退,而是用自己年轻的身躯抵挡了过去;我们没有什么豪言壮语,只有用自己辛勤的劳动来证明自己,在任何艰难困苦中我们没有当逃兵。

 

然而,人的精神世界和现实生活总有那么一段距离,美丽的梦想总也实行不了,用现在的话来讲,就是动机和效果不一致。扛着200斤的麻袋上二级或三级跳板不是那么容易的。我的身体被繁重的体力活、极度缺乏的食品供应和生活环境的极度恶劣所击垮了。腰直不起来,走路歪着身子,走几步路就大汗淋漓,十分痛苦。妇女队长zyl看到我的那副惨样十分着急,盯着赤脚医生、天津知青yxp想想办法,过了些日子,看到我不见好转,又叫菜园的边大爷帮我推拿,都说边大爷治跌打损伤有两下子。一天上午,边大爷约我到菜园去给我上药,我歪着身子喘着大气好不容易走到了菜园。我观察了一下:菜园在一个四面是山的峡谷里,中间是一块不小的平地,地里种有白菜、大头菜、辣椒、茄子、西红柿、罗卜等,还有一片非常漂亮的花,我叫不出它的名。边大爷帮我上了一种带有酒味的药,还帮我揉了一会儿,嘱咐我回宿舍躺着,好好休息,明天再去。我依照边大爷的话,连着去了三天,感觉有点作用。一个星期后,我在走路的时候,身子不歪了,也没有前些日子那样疼了,我就问边大爷,你给我上的什么药?场部卫生院都看不好的病,你怎么就能给我治好呢?边大爷一边眯着眼一边指着那些花,还是没说出个所以然。后来我听说了,那个非常美丽的花是罂粟花,那个药就是用它做成的。当时的建边农场,大人小孩拉肚子、哮喘、大骨头节、关节疼等许多毛病,都是土法上马 ,用这治好的。以后,随着农场的建设和发展,中央三令五申严禁农场种植罂粟花,农场宣传科反复宣讲,连队领导耐心教育,在我们大返城时已看不见那样的花了。

 

记得有一年我探亲回家,有几个老职工让我帮他们带治疼药。我到上海以后才知道这种药是限量供应的。我就拜托哥哥姐姐帮我买。父亲知道了,问我怎么回事?我就说老职工治胃疼和关节疼。我还告诉父亲他们怎么吃药?有一次,我到一位老职工家里去玩,正看见他拿着一个搪瓷茶杯,茶杯里盛满了开水,老职工把治疼片一片一片放到搪瓷茶杯中,用筷子不停地绞或,待茶杯中的开水沉淀后,我看见开水上面漂着一层白沫,老职工把白沫捞出来放在报子上,热炕上微微的热量不一会儿就把白沫变成了“面粉”了,老职工迫不及待地把“面粉”放一小点在烟叶上,卷了一支烟抽了起来。父亲听后告诉我二点:不要把看见的事情告诉别人;不要把药片带给他。我听了父亲的话,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,以后再也没有给他们带过药。

 

在建边我曾代表农场参加了农管局的兰球比赛,地点在嫩江农场场部。经过抽签,我们与嫩江农场、嫩北农村、七星泡农场、格求山农场分在一个比赛小组里。由于我们是新建农场,又是第一次参加这样大型的比赛,在农场时也没有集中训练过,“三角进攻”这样的技术活始终没有打起来,配合不好,只能抢蓝板了。不上场不知道,上了场才感觉到体能明显不如人家,虽然抢到了几个蓝板球得了一些分,总体上是比不上别的农场的,好在那时有一句话: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。建边农村是成也蓝板,败也蓝板,“小试牛刀,彻底失败了。

 

我不但参加了篮球比赛,我还参加了农场的乒乓球比赛。由于各个农场到建边去的知青多了,农场知青办利用农闲时间,组织了各类适合青年比赛的体育项目,以活跃知青连队的生活。那一年,我参加了全农场的乒乓球比赛,经过单打的初赛、复赛、逃汰赛,我进入了决赛。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决赛是在四连举行的。我们自己一连没去几个知青为我助威(没去比赛的知青得在连队继续干活),倒是原永丰一分场六连的知青去了不少,有一部分是分在四连的,有一部分是听说有乒乓球比赛过来看热闹的,他们听说我也是永丰过去的,并且以前经常和他们连队的wf一快儿练球,一快儿到哈尔滨去比赛过,他们早早就来到了赛场。比赛的时候为我打出的好球喝彩,为我的失分感到惋惜。其实我心里很明白,我们都是永丰人,把我当成了自家人了,他们的喝彩是在鼓励我,给我力量,当时的那种氛围,那种气场是很少有的。在他们的捧场下,我不负重望,得了女子乒乓球单打冠军,得到了当时比较畅销的一本书——《铜柏英雄》,我把这本书送给了他们的一个排长,让他们传阅着看,以答谢他们对我的鼓励和捧场。

 

现在想起这些——我们曾经年轻的人和事还是那样得清晰和鲜活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