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芳草

欢迎五湖四海的朋友们来到我的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总想干点什么  

2011-12-31 21:29:19|  分类: 学习交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哈洽会”至今已有半年之久。佳木斯市政府“为去世知青建碑”的项目早已正式立项,佳木斯市政府郑重承诺,建碑的土地由他们负责,至于建碑资金,老知青们能承担多少就算多少,缺额部分由佳木斯市政府负担;他们选择并落实了地理位置极佳的建碑土地(就在佳市政府附近,地块旁边有小河,景色秀美,不远处就是烈士陵园);纪念碑的设计方案九月份已经出稿;十月份的回复有市长批复;11月邀请方国平去佳木斯洽谈;12月初已完成再次面洽。如今,这项民心工程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儿了,它使所有的老知青在灵魂深处得到安慰,让默默无闻去世的知青们在地下得到安慰。

 

上面这段话是我引用了听长zmj<关于佳木斯知青纪念碑>一文,几天来,我看着连队博客中的马培芬照片,心情十分沉重.马培芬是与我们同一天同一列火车离开上海赴黑龙江永丰农场的,她长得很秀气,微笑着看着前方,似乎在与谁对话.我能为她做些什么?当听到厅长zmj传达了会议精神,我们感觉到应该为马培芬努力争取一下,因为,事情的成功往往存在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。所以我表态,我愿意,我试试。

 

12月25日,建边文集的作者再一次聚在一起,谈文章、谈建边、拍集体照,厅长zmj把“为去世知青建碑”的信息告诉大家,望大家提供马培芬的情况,作为马培芬的排长月月马上讲出了马培芬家的老地址,我听清楚了,立即相约吴娣英过二天与我一起去寻找,因为当时我手上还有二篇文章没有完稿。

 

12月28日下午,居委会一上班我就进去了,找到了包块干部,在聊家常的过程中非常轻松愉快地完成了想要办的事,心中有底了,办事就有谱了。晚上,与吴娣英再赶往老房子(因老房子白天没有人)晚上6点多钟天已经很黑了,街道二边的摊位摆得十分凌乱,道路粘粘糊糊的,下班赶着回家买菜的人倒不少。马培芬家的老房子是石库门的房子。走进弄堂,里面没有路灯,我怕吴娣英眼神不好看不清,我们俩相互搀着,深一脚浅一脚地寻找着门牌号码。走进大门后我们就讯问老马家住哪一间屋?回答:不知道。我们发现回我们话的中年妇女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们,我们只能象讲故事一样,从1969年7月下乡的时候开始讲起。我们在讲的时候 ,东厢房里有人搭腔,说马家没人住在这里,现在房子已经借给人家了。我俩就奔东厢房而去。进了屋,我俩看见一位老太太坐在小板凳上捧着一只小锅在吃晚饭,看得出锅里的饭刚烧好,由于天冷,她把汤和饭一起烧了,趁热吃着。趁她边吃边说话微微抬起的头,我俩不约而同地认出了这位老人就是天天在弄堂口摆理发摊的老人。老人为我俩能说出她的职业而感到骄傲,她说自己已经80多岁了,在这条马路上设摊已经几十年了,男女老少都认识她,每天的客户很多,所以总也停不下来,不是为钱,是为了找人说话,解解焖,上午在家门口为人理发,下午到城皇庙去卖小百货和小商品,碰到老熟人,老开心格。老人是个非常热心、非常健康、非常健谈的老人。话匣子一打开,老人越说越高兴,我俩趁她在说话的劲头上,了解了马培芬自下乡到农场、生病、结婚、怀孕、回上海看病、返哈尔滨和姐妹兄弟因马培芬生病二次到哈尔滨去探望等的情况,我俩又提出是否有联系电话或手机号码?老人讲,马家子女是给过她电话号码和手机号码的,她不知放到什么地方了。马家的子女看见她都叫她“老娘”的,并告诉我俩,马家的第三代个个是好样的,都是大学毕业,年薪丰厚,日子好过着呢!我就提出是否可以上楼与房客商量一下,告诉我们与老马家子女的联系方式?老太太二话没说,带着我窜过走廊,经过几家正在烧晚饭的炉灶,抬起脚上了楼。上海石库门房子的楼梯又窄又陡,到二楼、三楼还得转弯,但一点难不倒80多岁的老太太,她一口气就爬上了三楼。看到只有房客的女儿——一个在读学生在家。我又一次讲起了我们的来意,并特别说明这件事对我们来讲很重要,老太太也在一旁说着老邻居的感情,小女孩看着我们着急的样子,马上拿起了手机与正在做家政的母亲联系,我接过手机,再一次诉说事情的原为,手机那边小女孩的母亲终于给了马培芬弟弟的手机号码。

 

手机号码有了不是我们俩今天来的目的啊,我们俩是要找到马培芬的兄弟姐妹那才是真的呀!我立即拿起了手机,迫不及待地、当着老太太和学生的面拨通了马培芬弟弟的手机号码,他第一句话就问我,怎么知道他的手机号码的?我不厌其烦地再一次说明了来意和事情的原为,他在电话那头说,这件事跟他二姐联系吧!同时给了我他二姐的手机号码,我再一次拨通了他二姐的手机号码,以后的事情发展就顺利多了,我们相约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和地点,并把厅长zmj也约来了。

 

29日上午10点,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,我和吴娣英在相约的地点用手机联系上了马培芬的二姐 ,考虑到时间比较紧迫,说话要方便些,我选择了一个比较安静,适合交流的地方,我们四位姐妹——青青芳草、厅长zmj、吴娣英、二姐坐下来,进行了约二小时的沟通,大家心情都比较激动,二姐一个劲地感谢我们,我们也一再表示只想干点实事,要感谢就感谢党、感谢佳木斯政府、感谢那些出资的也曾经是知青的老总吧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