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芳草

欢迎五湖四海的朋友们来到我的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一场风  

2011-09-25 12:55:11|  分类: 转载引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月月《一场风》
        

一场风 - 月月 -

 这就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风,来得快去得也快,让人猝不及防。这场风迅速改变了一部分知青的生存环境和人生轨迹,甚至改变了一些人的生命行程。这场风指的就是1975年五、六月间几百名永丰知青去建边农场的大迁移。

对与我朝夕相处的水利队的知青伙伴们来说,我可能比他(她)们要早几天知道这事。我们水利队在结束两期引嫩工程后,就回到农场,在前南阳住下来,人住在帐篷里,一家一当的东西则集中放在后南阳的帐篷里。看这架势,我们就是一支流动作业的队伍。如果那时正与苏修开战,我们也许会是首先光荣地走向前线的,打仗未必轮得上我们,但让我们做些挖战壕、运弹药、抬伤员之类的事还是可能的。我在引嫩工地从排长干到出纳员,当出纳员也不是全脱产的,只要手上没啥事,我得去工地干活。有时即使手上并不闲着,但有上级来工地视察或检查指导工作,我们也都跟着那班干部去工地挥锹干活壮声势。由于一直没离开过重体力活,人依然是又黑又结实,依然是不怕苦和累,当然怕苦怕累也是没用的。

 回到南阳,我继续承担一部分出纳工作,还兼着食堂的帐目。那时食堂事务长又叫管理员,是天津男知青杨pei。他工作很忙,总是见他来去匆匆,和我们只讲些与工作有关的话,讲时也是三言两语简单明了。看得出杨pei是一个有活动能力、消息来源多且口风又紧的人。1975年5 月24日上午,我像平时那样和杨pei核对食堂帐目,核对好最后两笔,我打完勾正收笔合上本子时,他轻轻说了一句:咱们这儿最近要有大变动。他讲话时神态认真谨慎,我再追问他,却又不讲了。我寻思是啥大变动呀,引嫩工程已结束,不会是又到别处去挖河吧,就是再外出挖河,也谈不上大变动啊。我带着一丝困惑走出办公室,看到一部分人在挖排水沟,因挖得差不多了,有几个人正站着说笑。最近常下雨,怕积水,所以做好准备工作。还有一部分人在一处空地上,像上体育课一样练习着各种动作,因为农场将举行运动会,这些水利队的运动健儿正积极备战,以在运动会上多拿几个名次,为水利队争光。眼前一派风平浪静,想到刚才杨pei的话,我隐隐觉得仿佛暗处有一股风源将席卷我们这些毫无察觉的人。

傍晚在井边洗衣服时,又遇见杨pei,见没旁人,他告诉我说,大变动指的是农场要抽一部分知青去一个叫建边的农场,他又说已知他、ssj、我三个人定下来不会去。我不知道建边是个什么样的地方,去与不去对我意味着什么,心里就这么忐忑起来。

隔了几天的一个晚上,我参加了一个大队部工作人员会议,共有十人参加。会上把包括我在内的几名新人员的工作公布了一下,我__大队出纳兼统计;杨pei__大队管理员兼水利队食堂伙食长;刘xm__妇女干事;王jun__青年干事,我觉得事情的进展似乎在证实杨pei所说的话。而这样的安排,对一个内心里强烈希望上大学离开农场的我来说,可能未必是好事,看似是培养提拔我,其实也可能是暗示着要求我们在这儿安心扎根。

 5 月29 日,就像一股台风从远处刮来一样,去建边的消息爆炸性地传开,宿舍里、工地上、食堂里,到处在议论去建边的事,都在试图打听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,都在关心着去的是什么连队、谁去谁不去等等。这天南阳有五名干部去场部开会,是南阳一把手s主任和干部老郭、老张以及知青连干yyf、xm,内容就是抽知青去建边农场之事,开会的人还没回来,这边已传得沸沸扬扬,说是抽水利队的两个连队、窑地、基建队等知青连队,还有确切的数字说,那边向我们农场要350人。

第二天,看到几位陌生的干部模样的人,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建边来领人的,足有一天时间,他们和南阳水利队的头儿们,关在一个屋子里,定去建边的名单。干部们知道大家已无心干活,干脆也不让大家出工了。水利队的人动荡惯了,对这种动荡、这种变化多少有点耐受力,只是对这种由一部分人凑在一起来确定自己前路走向,而本人尚蒙在鼓中的处境,感到有些郁闷。我觉得此时的我们,就是棋盘上的一枚枚棋子,不知把你这枚棋子往哪格上放。在烦躁不安、忧愁压抑的气氛中,有的人开始整理起东西来,将东西送人的送人,扔掉的扔掉,还四处去找些木板、草绳、麻袋之类的东西,以用来包装行李。

6 月1日,我们水利队吃了一顿散伙饭:香喷喷的大米饭、每人两只煮鸡蛋、一份色香味俱佳的红烧肉。吃完这顿饭,我们这个水利队食堂也就解散了。因为水利队的炊事员大多去建边,食堂由留在南阳的机务队炊事员来接管。在新老交接之际,食堂有点闹哄哄的,厨房里多少还有一些剩余物资,吸引了一些人,这些剩余物资取之于民也应用之于民,在这特殊的时候,有人这样也情有可原,所以也没人来干涉。

6月2日近黄昏时开了会,公布了我们水利队去建边的名单。宣布后很平静也很沉闷,与大家这几天猜测、议论、分析的八九不离十,整个水利队一线人员没有几个不走的。我所在的水利队,公布去建边的名单是121名,我前几日已归入大队部工作人员,留在了南阳。此时的我,内心并不比去建边的人好受,自六九年七月下乡以来,与身边的伙伴们没分开过,大家在一起过着苦中有乐的生活。回想在宿舍里,我给大家讲惊险故事,听得她们一惊一乍时的快乐;下雨天无事时,我拿扑克给她们一个个算命时,她们时忧时喜的那份认真劲;大家用火油炉开小灶互相品尝烹饪佳作时的热闹;大家五年来互帮互助、同甘共苦的点点滴滴……这样的日子将离我而去,在艰苦的五年知青生活中结交下的一批好友将离我而去,让我这样孤零零地留在南阳,真叫我无所适从。我对留我在南阳唯一觉得有点欣慰的,就是希望在老领导手下,能在这年即将到来的招生中放我一马,让我体面地离开农场。

 接下来的几天,天天下雨,大家的心情如同这阴沉沉的天,尽管这样,还得做好走人的准备。大家互相帮助,打箱子、收拾整理物品、包扎行李。我身为出纳员,则忙着为大家退粮票、退饭菜票、报销费用、统计积余的假期后补发工资,还得协助会计为没用过当年探亲假的人出具证明,以让他们到建边后能顺利享用当年的探亲假。一天中,从水利队办公的小帐篷,到大队部办公室之间,不停地往返,稍有空档,就帮宿舍的伙伴们整理打包。

 6 月4 日这天发生的一件事,使我至今未忘。那天我正在办公室给去建边人员发工资,水利队的小h进来找干部说要些草绳,这小h是从窑地(或说工业大队)调到我们水利队的上海六九届男孩,平时挺和气的,说话时脸上总带着笑。这回像换了个人,他一进屋,就气咻咻地盯着那位管劳资的哈市知青wrq要草绳,愤慨的话语里表达的意思是:就是你这家伙把我们整到建边去,我现在就管你要草绳!wrq向他解释了几句,还没讲完,个子比wrq矮小得多的小h,就冲向wrq动起手来,被人劝开后,他竟一把抓起桌上的墨水瓶向wrq掷去。墨水洒了wrq一身,办公室的墙上、桌上、我们同在一屋的人身上,都被溅到了墨水。小h虽然表现冲动了些,但我心里没有责怪他,我很理解他的心情,我的心里也不好受,可我不知该如何渲泄。

 6月6日是出发去建边的日子。这天清晨三点多,广播喇叭就响起来了,催大家起身。大家忙着卷铺盖、收拾行李。装行李的车到了后,就纷纷往车上放置形状各异的行李,大大小小的木箱、鼓鼓囊囊的旅行袋,还有麻袋、水桶等各种用品。七点时大家坐上了大客车,我也和他们一起坐在车上,到场部为他们送行。场部空地上七辆大客车,坐满了去建边的知青战友。二十一辆行李车也集结在一起,有的已发出轰隆隆的引擎声。八点时分,一辆接一辆的车驶离场部,很快在我们送行人依依不舍的泪眼中消失。

 面对人去楼空的景象,我觉得自己就像大风过后飘落在石头间的一片树叶,其他树叶被风裹挟在一起,尚能互相依靠,还能发出沙沙的声响,我却不能。

此后的互相通信中,知道连队战友们在那儿被分得七零八散,且条件十分艰苦,我很难过,原来他们并未在大风中一直裹挟在一起,他们还是在大风中被刮散了。四十多天后,收到好友小林的来信,看后我的泪水涌出:7月16日,也即他们去建边后的第四十天,一辆堆满了砂子的卡车翻车,跟车的知青两死一伤,其中有曾和我们一个水利队、在一个宿舍里生活过的天津知青韩zx,她竟不幸遇难。那名受伤的知青是裘yv,她和我一个班、和我睡的一铺炕,是一个十分老实本分的六九届女孩。后来我曾在上海去看望过她,她在那桩事故中受了伤,还受了不小的惊吓,劫后余生的她和我讲述这桩事时,脸色苍白,声音打颤。那时没有心理疏导之类的抚慰,想来这么多年,她可能已经摆脱这心灵上的阴霾了吧。

在被我譬喻为一场风的知青大迁移中,我虽留在了南阳,但风过之后,我似乎也有点晕头转向找不着北。因为在紧接着的招生工作中,我竟向南阳的一把手领导提出想上学的愿望,在得到“这次不会让你走,你安心在这工作吧”的答复后不久,我请了探亲假回家,给了我一个月的假期,我竟超了四十五天,明摆着就是漠视这个大队出纳兼统计的职位,明摆着就是有抵触情绪。探亲回场后,我理所当然地被取消了大队部工作人员的资格。我和南阳的大嫂大妈们,以及才离开学校的小弟小妹们一起,积肥、铲地、割豆、帮厨、修水利等。几百名知青去了建边,田里的活还得有人干,我是下大田的命,再说这是我咎由自取,也不好怨人家。

一场风 - 月月 -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